淞沪会战:打碎日寇"三个月灭亡中国"之梦

--- 发表于 2011-11-14 16:49:41 2652次阅读
tb7281

  从敌前登陆那一刻起,松井石根就预言:上海战役将是一场苦战和恶战。

  站在苏州河边的松井石根,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柳川平助率领的第10军已经集结在长江口的马鞍列岛。从华北抽调的16师团和台湾旅团也即将启程增援上海战场。

  11月5日凌晨,白茫茫的雨雾和白茫茫的潮汛使长江口至杭州湾的水域一片迷蒙。从南通的狼福渡到金山嘴、乍浦和镇海要塞,日军舰艇声东击西地开炮侦察。4时整,80多艘舰船集结在喇叭状的杭州湾北岸,朝着金山卫一线实施登陆。

  日军采取多点分批的战术用小汽艇分载步兵登岸开始并没有引起上海战场中国军事长官的高度注意。直到当天晚上黄昏时,身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的顾祝同在分抄给蒋介石和何应钦的“综合本微日敌情”的电报中,还喋喋不休地在报告第98师搜获了一本日军士兵笔记,确知了广福方向的日军系名古屋的58联队。又说罗店以北我第74军正面的日军可能是新到的部队。还有无锡车站两天前被6架敌机轰炸,第88师两天前缴获了苏州河渡河之敌的4挺机枪和6支步枪。电报的最后一条,才概略地提到:“本日敌由金山卫一带上陆,企图与苏州河沿沪杭线南下之敌主力相呼应,以切断我军与上海之交通。”

  蒋介石大吃一惊:腹背受敌的中国军队面临大包围的困境!他立即要电话找顾祝同追问日军在杭州湾登陆的详情:

  “有战斗吗?”

  顾祝同此时在苏州附近的吴县,他不知具体经过:“……敌人炮火猛烈,配有飞机、兵舰……”

  蒋介石要他确实弄清后再报。这天晚上,顾祝同和蒋介石的来往电话通了20多次。

  蒋介石悔恨自己犯了临阵换将的大错。听说宋哲元要在后方控制陕甘和四川,拒绝中央军退入西北。面临后院起火的蒋介石认为上海战场主力已退到苏州河南了。11月4日,调整了的作战部署取消了中央军,中央军部队由右翼司令张发奎统一指挥。就在昨天,中央军司令朱绍良调任兰州组建第八战区,又兼甘肃省主席。

  蒋介石不知道的是,在日军登陆的时候,杭州湾一线的兵力薄弱而空虚。原先陈光中的第63师守备乍浦至澉浦西部一线,陶柳的第62师守全公亭至金山嘴东线。因为日军强渡苏州河后,浦东形势吃紧,11月4日晚上,张发奎将守卫金山嘴一线的第62师开往浦东增援。又令第63师移驻金山卫,第63师刚奉命开拔到半路,日军就乘虚而入,发起了登陆进攻。

  从金山卫入侵中国,是日本蓄谋已久的事情。“九·一八”事变前,陆军大学聘请日本高级军官任教。有一天,一位战术教官酒后吐真言说:“中国的金山卫、大鹏湾、还有广西的北海,都是登陆的好地方。”然而,中国军方对自己的领地不如日本人熟悉。陆军大学第十期同学1933年曾去金山卫搞野外战术训练,却误认为水浅涂深,船只靠岸困难。唐生智担任警卫执行部主任时,也多次带人到金山卫视察,他们穿着皮马靴涉水过河,他们认为金山卫不是要地,要地是浙江的乍浦。于是金山卫不修工事不设防,将据点和工事选筑在乍浦至嘉兴一线。直到“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金山卫一带连监视哨和了望哨也没有。军方始终认为,上海战场的登陆点在长江及吴淞口。

  值得探究的是,日军的登陆时间和金山卫的调防真空期难道仅是一种巧合?早在10月初,日军就派出许多奸细在金山卫一带绘制海防要图和详细的地形图。还有,不断有日军舰艇在杭州湾游弋。

  这一切,并没有引起中国军队的高度警惕。最高统帅的注意力集中在罗店、南翔和吴淞的三角地带以及布鲁塞尔的九国公约会议。而日本军部决心抢在九国公约会议前解决上海战局。经天皇批准,由第6师团、第18师团、第114师团和步兵第9旅团以及骑兵、重炮兵、山炮兵、工兵、辎重兵组成的配属部队成立第10军共6万多人,在海军协同下,准备由杭州湾北岸登陆,然后急速向上海市以南、以西地区前进并与上海派遣军共同消灭上海周围的中国军队。这时,日军在淞沪战场的总兵力达到了28万人!

  然而,中国已经没有多少精锐部队增援上海战场了。

  日军强渡苏州河的10月31日,是蒋介石的51周岁生日。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蒋介石自然知道这场战争的结局。

  日本人张开了大网要包围中国军队。从正面战场溃退下来的守军,背后又被插了一刀。日本人要吃掉中国人!

  从海上包抄中国军队的第10军司令柳川平助,原是台湾军的司令官,他参加过日俄战争,以惯用迂回战术着名。杭州湾北岸海滩突出,沙质坚硬,随处都可登陆。4日夜里10点,接替第62师防务的373团中校团副李觉民向师部报告:

  “正面太宽,各部队间空隙太大,警戒难以周密。团长李伯蛟今夜视察拓林,明日至金山卫。”

翻译:--
bd728
adfoot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