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毛泽东指挥邓小平九评反苏修主义

--- 发表于 2012-01-10 04:05:00 2652次阅读
tb7281

  《 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 》等文章的发表,使赫鲁晓夫领导集团的处境十分尴尬。1963年2月21日,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一封信。信中提出:要停止公开论战,召开国际会议。为了筹备国际会议,先举行中苏两党会谈。

  收到这封信后,毛泽东于1963年2月23日在中南海菊香书屋他的卧室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毛、刘、周、邓一致认为,苏共这封信中提出的意见,本来就是我们早在1962年4月用正式建议的方式提出过的。苏共这次终于以自己的建议的形式接受了。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使我们过去的主张得以实现。

  经过商量,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一起接见了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由于毛泽东正患感冒,是在他的卧室,穿着睡衣,半坐在床上接见的。

  毛泽东说,我们认为你们这封信的态度是好的,欢迎你们这样做。你们提出停止公开论战。但你们言行不符,自相矛盾。

  兄弟党互相之间有不同意见可以互相谈,在内部谈,该批评的批评,批评得不对的也不要紧,但是不要采取公开论战的形式。现在的公开论战,不是我们首先发动的,我们是被攻击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可以攻击我们,那我们也就有权利答辩。

  我们赞成你们建议停止公开论战。但是要说清楚,首先提出不要公开论战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就是在坐的周恩来同志在你们苏共二十二大上,当你们公开指责阿尔巴尼亚党的时候,我们就建议你们不要这样做。

  我们不主张公开论战,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公开论战,既然你们那样攻击我们,我们就在我们的报纸上发表你们攻击我们的文章,然后给予回答。是不是你们也可以照我们的办法,把我们回答你们的文章也发表在你们的报纸上,然后你们又加以评论呢?索性展开公开论战不好吗?我看,进行这样的公开论战,天不会塌下来,草还是照样长,女人还是照样生孩子,河里的鱼还是照样游。

  过去你们说公开论战很有必要,现在你们来信说公开论战有很多害处,根本不提你们过去所讲的很有必要。在这封信里,你们说意见分歧不要人为地把它夸大,不要发展成为深刻的冲突。你们这个意见我也赞成。但是是谁人为地夸大呢?是你们嘛!是你们造了很多谣言嘛!比如对我这个人,你们就造了很多谣言嘛,说毛泽东不行了,不能工作了,没有用了,老了,要死了。你看我今天在床上接见你,大概是快要死了。你们说中国有个人崇拜,崇拜我这个老而不死的人。你看,是谁人为地夸大呢?是谁引起深刻的冲突呢?这是我发点牢骚。我总的是欢迎你们这封信,但是你们也应该允许我稍微发一点牢骚吧。

  中苏两党、两国有什么仇,为什么这样大吵特吵。既然有吵架的勇气和力量,就应该有解决分歧、达成团结的勇气和力量。

  你们提出中苏两党会谈,为的是筹备兄弟党会议。这个我们也赞成。

  3月9日,邓小平、彭真召见苏大使契尔沃年科,将中共中央的复信交给他。

  正当中方积极准备中苏两党会谈的文稿和资料时,又收到苏共中央3月30日给中共中央的信。该信提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问题,阐述了苏共对这个总线路的一系列观点,并提议以他们来信中提出的总路线问题作为中苏两党会谈的基础。

  4月2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苏共中央3月30日来信。会议决定,马上动手,集中力量起草一个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稿子。由邓小平主持,北京钓鱼台的写作班子吴冷西、乔冠华、姚溱、范若愚、熊复、王力起草一个稿子;由陈伯达在杭州起草一个稿子。经过修改,将两个稿子合而为一,又经多次修改,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后,由毛泽东最后定稿。6月15日,中国驻苏大使潘自力将中共中央复信交给苏共苏斯洛夫。

  这封复信,毛泽东将标题改为《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 》,副题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对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963年3月30日来信的复信 》,日期为1963年6月14日。这封复信不但提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而且提出了一系列理论、战略和策略,以及党的建设等问题,批判了苏共在这一系列问题上的错误观点。复信指出,1957年《 宣言 》和1960年《 声明 》的革命原则,概括起来就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巩固和壮大社会主义阵营,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这就是现阶段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总路线。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归结为“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是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说的。复信分析了当代世界的基本矛盾,指出美帝国主义是世界反动势力的主要堡垒,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国际无产阶级必须而且可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建立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复信指出,共产党人从来愿意经过和平方式过渡到社会主义,但是绝对不能把和平过渡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的世界战略原则。无产阶级政党应当准备两手,在准备革命和平发展的同时,必须对革命的非和平发展做充分的准备。无产阶级政党应当把自己的主要注意力放在艰苦的积蓄革命力量方面,准备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夺取革命的胜利,或者在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突然袭击和武装进攻的时候给予有力的回击。复信指出,认为在帝国主义制度和人剥削人的制度还存在的条件下,能够通过“全面彻底裁军”,实现“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世界”,这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防止新的世界战争是可能的。世界和平只能是各国人民争得来的,而不能是向帝国主义乞求得来的。复信指出,核武器的出现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当代世界的各种基本矛盾,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阶级斗争的规律,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本性。复信指出,社会主义国家的对外政策中有一项重大的原则,这就是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和平共处。在任何时候,都不应当把和平共处引申到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被压迫国家和压迫国家、被压迫阶级和压迫阶级的关系方面,不应当把和平共处说成是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主要内容,更不应当说什么和平共处是全人类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把和平共处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总路线是错误的。复信指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中,阶级和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只是形式不同于取得政权以前。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很长的历史时期中,无产阶级专政不可避免的继续存在。复信批判了“全民国家”的观点。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同无产阶级专政一起存在,因为只有无产阶级能够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复信批判了“全民党”的观点。复信指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必须建立在完全平等、尊重领土完整、尊重国家主权和独立、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的基础上,必须建立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互相支持和相互援助的原则的基础上。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事业,主要地应当依靠自力更生。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只从本国的局部的利益出发,片面地要求别的兄弟国家服从自己的需要,并且借口反对所谓“单干”、所谓“民族主义”,来反对别的兄弟国家执行自力更生为主的建设方针,反对别的兄弟国家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发展经济,甚至对别的兄弟国家施加经济压力,那就是真正的民族利己主义的表现。复信指出,兄弟党关系的准则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上,实行联合的原则,相互支持和相互援助的原则,独立自主和平等的原则,通过协商达到一致的原则。不能允许一个党把自己置于其他兄弟党之上,干涉兄弟党的内部事务,在兄弟党关系中实行家长制,把自己一党的纲领、决议、路线当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共同纲领强加给别的兄弟党,破坏协商一致的原则,依恃所谓多数来强行推行自己的错误路线。

  6月18日,苏共中央发表声明,完全拒绝中共中央6月14日的建议,说它是对苏共中央的毫无根据的攻击。6月21日,苏共召开中央全会做出决议,断然拒绝中共中央6月14日的复信,表示坚定地执行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路线,同时责成苏共代表团在中苏两党会谈中根据这个路线来阐述和捍卫苏共的立场。

翻译:--

解密:毛泽东指挥邓小平九评反苏修主义 相关资讯

bd728
adfoot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