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能力:认清男人从公主梦里醒过来

--- 发表于 2012-01-11 04:05:00 2652次阅读
tb7281

  有些男人就是爱说反话、放烟雾弹,

  考验和另一半的“默契指数”。

  如果你不是他肚里蛔虫,

  回答之前最好多想一想。

  阿平表面上看来十分开朗,但阴郁的部分,只有枕边人瑞霞看得到。

  有一阵子,阿平被无预警裁员,没有了工作。他每日怀忧丧志,对瑞霞说:“唉,我想我这辈子大概没什么出息了,说不定以后都要靠你养。”

  瑞霞很宽容大量地说:“好啊,我养你,那你待在家里,可要把家事做好。”

  本以为自己愿意挑起家里的担子,阿平会认为她是个百分百的贤妻,没想到阿平听到这话,把脸一沉:“你真的觉得我很没用吗?”

  “我哪有?没用是你自己讲的,可不是我讲的。”

  为了这事,阿平还和瑞霞冷战了好几个星期。此事虽然因为阿平在一个月后找到工作,恢复了斗志,不了了之,但瑞霞还是常常“重蹈覆辙”,因为赞同阿平自己说的话而

  吵架。

  某一次,两人出席朋友在KTV的聚会,瑞霞唱歌唱得正高兴时,阿平忽然对大家说:“我有公事要先回去,瑞霞留下来陪你们。”瑞霞因而继续欢唱,没想到唱到半夜回家,阿平对她发了一顿脾气:“你怎么这么不懂我?我的意思是要你跟我回家,别再混下去了。”

  从这些案例看来,阿平是个爱说反话的男人,只要瑞霞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他就会很不高兴。

  爱说反话的人的确不好相处。别人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常会莫名其妙就得罪他。他们说反话,却想委婉曲折地让你听出他的真意,但遇到不太敏感的另一半时,效果适得

  其反。

  另一半若不想吵架,就得冷静一点,花点时间认清他真正的意思。他放烟雾弹的目的,只是想搞清楚,你是不是能懂他、能安慰他、知道他只是在说反话。

  爱说反话的人也得了解,如果想要得到安慰,最好清楚地说出自己的意思。引诱人来得罪你,又有什么好处?

  有件事女人要记得,当男人批评自己无用时,万万别附和他,或表示自己会承担一切责任。

  女人常有一种错误观念:只要我为这个男人或他的家人做牛做马,他就会心生感激。其实,看看我们身边的例子吧!做牛做马的女人,通常都过得不好,真能无怨很难。

  别把自己的男人变成“冤亲债主”,让自己一直还情债,因为天底下可没有人喜欢看到债务人。

  男人找麻烦、出怪招,

  原来只是在撒娇。

  女人配合演一下,

  必然能发展出更良性的互动。

  过去,她总觉得他一进门,就开始找她麻烦。“天哪!我们家是才经过世界大战对不对?怎么乱成这个样子?”

  “小宝弄的啊!你没看到我忙着煮菜,还没时间收拾吗?”

  他没搭腔,不一会儿又发难了:“今天吃什么啊?”

  “打卤面。”

  “啊?又吃打卤面?我辛苦了老半天,回来还是只有一碗面吃。小宝啊!爸爸好可怜噢!”

  哼!故作幽默跟儿子投诉。她一听,整个人就火了:“你辛苦,我不辛苦?我一整天在家带孩子才像在打世界大战呢!”

  “干嘛那么凶啊?”他讪讪地说。

  “谁叫你一回家就找麻烦!”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到了晚上, 他先躺在床上, 一直翻看着自己的iPhone。她好不容易把小宝送上床,已经累得像条狗,正准备入睡,忽然听见他长吁短叹起来:“唉哟,腰好酸噢!你可不可以帮我按一按?”

  “我腰也很酸,你要不要帮我按?”她没好气地说。

  “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抱怨。

  “以前?别再提以前!此一时,彼一时,你没看到我忙小孩忙了一整天,累得快死了吗?”

  就这样,入睡前又发生了一番口角。

  这是淑芬和彦平几乎每天必演的戏码,各种小事都可以拌嘴,两人互相比较谁辛苦,眼看着婚姻生活变成苦水满腹。

  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提醒淑芬:“不要以为男人不撒娇,其实男人会用各种方式撒娇。比如他们的抱怨,或是要你多为他做点事,都是在撒娇。只是因为他们不擅长,所以才出一些怪招。”

  淑芬忽然懂了。彦平每天抱怨辛苦,只不过想要多得到一点同情和怜惜,想要赚得老婆“你辛苦了”的赞许。

  于是她开始跟他演起“好,我来疼你一下”的戏码,发展良性互动,果然,两人的拌嘴减少了,彦平也不再怨言连连。

  原来,他的本意不是找麻烦,也不是看她不顺眼、想累死她,只是在撒娇嘛!而女人常是听不出言外之意,就爱在言语上和他计较。把一件可爱的小事变成吵嘴的导火线,这是多么划不来啊!

  光说不做的男人,更让女人反感。

  实实在在的男人,常常不懂浪漫,

  但是女人最后常常会发现,

  寂静无声的陪伴,也是一种浪漫。

  “我跟你说噢,今天我们公司发生了一件很劲爆的事情:我们主管的老婆冲进了办公室,冷不防就给张秘书一个巴掌,骂她狐狸精,全公司的人都吓了一跳……”苑英说。

  “喔。”骏奇说。

  “张秘书莫名其妙地被打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我们主管是跟会计小姐在一起才对啊。但是没有人敢说她打错人,张秘书真是冤枉吧……”

  “嗯。”

  “这种状况真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跟你无关吧。”骏奇说。

  这是他们的交流方式:苑英说的话总比骏奇多很多倍。不是苑英太爱讲话,而是苑英若不讲话,两人就会像两颗沉默相对的石头一样。

  骏奇是个好男人。从头到尾,苑英一直都这么认为,只可惜,始终没有给她“真命天子”的感觉。

  苑英和骏奇分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话太少。

  “和一个话太少的男人在一起久了,相处变成一种绞尽脑汁的折磨,”苑英说,“话讲完了,还得找新话题,而不管讲什么话题,他都嗯嗯哈哈的,好像石头丢进了水里,却听不到半点回音一样。”

  骏奇会认真地听苑英说话,但是,就是没有回应。他是一个计算机工程师,从小到大一直沉默寡言,可能是数理逻辑强过语文逻辑许多的缘故吧。他不说话,也不觉得有什么欠缺。

  刚开始苑英也觉得他的沉默很可爱,但在一起几年后,乏味的感觉渐渐涌上来。后来,苑英认识了能言善道又有幽默感的阿平,结束了与骏奇的恋情。

翻译:--
bd728
adfoot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