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离婚又复婚可妻子还是一再出轨

--- 发表于 2012-01-12 04:05:00 2652次阅读
tb7281

  关键词:抛弃

  主题:恋爱时,妻子说什么都不图,就图我对她好。我做到了。我的母亲更是对她百般呵护。结婚后,她的裂变势不可挡,不归家,跟上司好。闹到离婚。离婚后又带着孩子哭着来找我。这一次,我们说过好好过日子,可不久,她又跟人玩起了暧昧。

  善待芸方,和她吵架全家人都会训我

  1994年,我在六合工作时,和芸方相恋。这一年,芸方考上了中专。我第一次送芸方去南京上学,她伏在我的肩上哭得不肯走。

  芸方自小家庭就一直不和,她受过的伤害非常深。花前月下,芸方会偎依在我身旁说:“我什么都不图,贫富我不嫌,我就图你对我好,你能做到吗?”“当然能做到,我和你结合一定要让你幸福。”

  芸方有严重的胃病和痛经,久治不愈。相恋时,我跟我妈说,芸方自小家庭不幸,得好好对她。我妈带着芸方跑遍了整个六合找医生,问专家。

  我妈把药熬好,喊芸方到我家喝。每次我妈要芸方喝药比对自己的女儿还温情,芸方嫌药苦,我妈就在旁边连哄带逼着讲苦药治病的道理。

  芸方家为了供她上学,节衣缩食,芸方根本没什么像样的衣服。我们家的条件相对好点,我妈为了给芸方买几件称心如意的衣服,几乎把六合城的服装店都跑遍了。

  1998年,芸方毕业在南京工作,我也调到南京。工作都稳妥后,我们幸福地结婚。婚后,我妈把芸方当女儿一样看待。每次我和她争吵,全家人一致批评的都是我。

  年轻气盛,生下孩子就把家给丢下

  全家都宠着芸方,想把芸方从小受到的影响连根拔掉。结婚后,我更是什么都让着芸方。2001年,芸方说要去进修,我二话没说,送她走了。那时,孩子才两岁。

  芸方进修了两年,这期间,她很少回家。2003年底,当她正式回南京时,孩子快五岁了,都快认不出妈妈了。

  两年的进修,芸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对我们很淡漠了。一见孩子和她不是很亲热,还想发火,我劝了很久才劝住。她回来的前几天,我妈正好在医院住院,是送孩子去幼儿园回来路上被车刮倒,摔伤了。我妈出院回到家,大概胃口不怎么好,所以没吃芸方做的饭。芸方包一拎就离家去了单位,说这个家没有什么好过的了,要住单位去。我没有拉住她,眼睁睁看着她下了楼。

  晚上,我去芸方单位接她,我说,我们恋爱时我妈给你熬药买衣服对你那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妈呢?可芸方就是不回家,说是看到我妈就烦。那孩子呢?孩子也不要了?芸方说,反正跟孩子也不怎么亲,不回家了。

  生活开始发堵,超出了我的想象。

  爱妻出轨,我把要好的朋友狠狠给骂了

  2004年春节过后,芸方基本上就以住在单位为主了。

  这时,和我关系要好的朋友来跟我说,芸方有些不检点。听得我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想都没想,就把这个好朋友给臭骂了一顿:芸方不是那种人,再给我胡说八道朋友都没得做。朋友见我确实动了怒,什么都没说,拍拍我肩膀就走开了。

  我的心里不是滋味:无风不起浪,好朋友不会乱说的。

  哪知道我回家后,我的一个亲戚接着打来电话,要我一定要把老婆接回家,“小吴太年轻了,以后路还长着呢,不要和上司混了。”这话听得我头皮发麻。

  为了挽救家庭,我照做了。早送晚接,百般呵护。要什么我就买什么,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2004年5月,芸方整月就没洗过衣服,洗脸水都是我弄好,每晚都是我给她洗脚。早晨嫌累不想动,我把牙刷拿到床头,端着脸盆接牙膏沫,让她坐在床上刷牙。

  我原以为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能够把芸方的心挽回。谁知道我失败了,结果只坚持了一个月,芸方老毛病又犯了,又住单位去。芸方像是鬼迷心窍,我去她单位接她回家,她就是不肯。

  最后我找到了芸方的三叔,请三叔去劝她。结果,芸方口头答应,人却迟迟不动。我去单位接她,等到半夜也没见她下班。

  为了摆脱我的“干扰”,芸方的上司竟把她调到另一个单位,这是我后来听朋友说的。我简直欲哭无泪。

  离婚复婚,我的感情世界一直被她操纵

  因为芸方的工作单位离家有点远,这下子我们名正言顺地分居了。我经常去看她,谁知她的心飞了,我为她买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她满意的。偶尔住在她那里,她也冷脸以对。我很伤心!有一个周末我在芸方的住处过夜,她竟说:我和你过性生活,不是我心理需要,而是生理需要!这话她怎么能说得出口呢?

  我真的很伤心。

  又一个周末。芸方本来说好回家的,所以尽管晚上雷电交加,我还是在她单位楼下等,最后在传达室过了一夜也没等到她。第二天早上,我先回家了,接着芸方后脚就到家了,我什么都没问。芸方干了什么,我不得不让自己承认现实。

  该到说再见的时候了。2006年8月,办完离婚手续,我独自一人喝得大醉,在饭馆里泣不成声。后来听餐馆的老板说,我一直喊着我爱芸方。我是不是太傻了?

  离婚后,我本不想很快再婚,但牵线的人太多了,一个一个把未婚和已婚过的女人带到我的面前来。于是,没过多久,我就认识了一个叫沫沫的未婚女孩。沫沫是个好女孩,可以说,是她的体贴和爱拯救了我,让我还有力量活下去。在我和芸方离婚后的半年,我和沫沫准备结婚了。

  2007年3月,芸方突然带着孩子到我单位,哭着要跟我复婚。孩子也哭,同事都过来了,纷纷劝我为了孩子就原谅芸方一次吧。当着众人的面,芸方对天发誓,会跟我好好过一辈子。

  众人的劝说,芸方的誓言,孩子的眼神,让我忍不住心软。再加上我确实爱芸方,所以2007年7月,我们复婚了。

  沫沫为此哭得死去活来。

  再次出轨,她的举动让我最终成行尸走肉

  复婚以后,我倍加珍惜我们的生活,不计前嫌好好对芸方,不让她受委屈。而一直到2008年7月这段时间,芸方也还算自律,和我互敬互爱,对我妈很客气。

  谁知好日子不长,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芸方渐渐会为一点点小事就和我过不去,与我斗气。我经常要很晚才下班,可回到家里,芸方竟然什么都不管,也不问冷暖、吃喝。

  如果我与好友聚餐,总会想到芸方,回家时多少要给她带点吃的。我舍不得她挨饿,更何况她胃本就不好。出差在外的时候,我也爱打电话给芸方,叫她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要按时吃饭。其实,芸方也不小了,今年34岁了,应该用不着我唠叨这些,可我就是做不到不关心她。

  有时候晚上吃完饭,我会对芸方说咱们带着孩子出去散步吧。芸方说太累了不想出去,然而只要有人给她打电话,一接就走了。我都来不及问那人是谁。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芸方的手机上总有一些暧昧短信,什么“好久没见你了好想你”之类的,我实在忍不住,会问芸方,这人是谁?关系不一般啊!芸方说,是离婚期间认识的。“那咱们都生活在一起了,怎么还和他联系?为什么不对他说我们已经复婚了?”芸方沉默了一会,说这有什么好说的。

  我夺过手机要给那人回电话,芸方眼疾手快地把短信给删了。我气得发抖。

  今年5月起,我们又开始分床睡了,是她提出来的。我知道,她是在躲避我,在她心里,应该是有了别的男人了。

  现在,我真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和身份了,说有家庭,却像单身;说有妻子,却做不成一个丈夫……这场婚姻怎么就走到了这样尴尬的境地呢?

  编者心语:

  受人之恩,反施人以怨;真爱不易,却频频出轨。若不是少女时穷困留下阴影,便是忘恩负义寡情之人。殊不知,臭味相投,对方也是薄情之人;善恶相因,最终害人误己。多想身边人好处,多想当初恩爱,定会珍惜不已。

翻译:--
bd728
adfoot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