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策反计:国民党败在将领私心不肯卖命

--- 发表于 2012-01-12 04:05:00 2652次阅读
tb7281

  冯玉祥的连襟张克侠从莫斯科回国后到上海寻找党组织。想不到和他接头的竟是一位牧师。此后张克侠潜伏敌营长达二十年,官至绥靖区中将副司令

  陈毅戎马倥偬,四处奔波,但他在百忙中仍亲自给国民党三十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张克侠写了一封信,并郑重交待参谋长宋时轮和七师政委曾希圣(当时曾兼任鲁南前线国军工作委员会书记),要他们物色得力人员送往敌营,面交张本人。

  派谁去合适呢?宋、曾两位领导人要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长王少庸和副部长兼国军工作部部长韩去非物色。他们感到身边一时找不出合适的人。这时吴宪提议说:“远在天边,近在咫尺,我看柏寒同志倒是挺合适的。他四进徐州,与乜庭宾取得了联系,郝鹏举又批准发给他六路军谍报参谋的证件。他对西北军的情况经过调查了解掌握了不少,有完成这一重大使命的胆识和经验。”

  宋、曾、王、韩、吴等几位领导人集体找柏寒谈话,当面交待了这一重要任务,并商议了送信的办法,与张克侠见面时谈话的内容,出现各种意外时的应付方略。

  他们告诉柏寒,张克侠是冯玉祥将军的连襟,早年留学苏联,回国后长期在西北军工作,在三十三集团军中当过参谋长,现任中将副总司令。他思想进步,拥护和平民主,反对内战,政治上可以信赖,是党中央掌握的关系。至于他是否是中共秘密党员,未向柏寒讲明。

  两军对垒,敌方戒备森严,要闯进集团军总部去面见中将副总司令,谈何容易!经研究,还是先到乜庭宾处,请他设法把柏寒引荐给张克侠。

  凭着一身国民党少校的军装和第六路军谍报参谋的证件,柏寒来到了乜庭宾的师部。

  真是无巧不成书,乜庭宾听柏寒说明来意后,笑道:“我和侠公过去不仅是上下级,而且有相当友谊。当年他在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当副参谋长,我是军部副官处长,属他管。我们常在一起叙谈,很是投机,私交颇厚。我写一封信介绍你去见他,他一定会接见”。

  乜庭宾当即修书一封,信中还特别说明,来人张国恩参谋带有一位重要老朋友的面交亲启信,务必请侠公亲自接见。为了路上方便,乜庭宾特地从师部谍报队物色了一个人,陪同柏寒前往贾汪三十三集团军总部。因此人的哥哥在贾汪煤矿当矿警队长。

  他们顺利地来到了贾汪,落脚在矿警队长家中。当天晚上,柏寒在三十三集团军总部附近的一家饭馆里设宴请客,对矿警队长表表“心意”。

  觥筹交错之间,一位少校军官走进饭馆,在邻座坐了下来。富有敌军工作经验的柏寒何等机灵,立即上前搭讪,拉他入席同饮。西北军的军官大都土生土长,而且“团体”观念极浓。柏寒能说会道,酒过三巡,他开始吹嘘本师师长乜庭宾过去是张克侠副总座的老部下,两人交情如何如何。那个军官几杯酒下肚,谈兴也越来越浓,主动介绍说他现在是三十三集团军总部副官,并谈了张克侠的一些逸事。

  醉翁之意不在酒,柏寒的目的是希望找到一个能进门通报的人。想不到天赐良机,来了这么一个副官。此人豪爽好饮,架不住柏寒等人频频敬酒,满口答应带柏寒去见张克侠。

  柏寒跟随少校副官走进警卫森严的三十三集团军总部,来到张克侠的办公室门前。

  这一年张克侠45岁。他于1900年10月7日出生于河北献县,少年时期就读于北京汇文大学附属小学、中学。1915年中学毕业后本可以报考汇文大学(后改为燕京大学),但为了抗议袁世凯政府接受日本政府强加于中国人民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愤而投笔从戎,考入北京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1923年张克侠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他看到冯玉祥部队纪律比较严明,训练比较认真,是国家可以依赖的仁义之师,于是主动要求分配去冯部工作。同去的有董振堂、边章五、何基沣等人。翌年1月,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广州革命形势蓬勃发展。张克侠冲破重重风险,从北京到达广州,先后在孙中山大本营军政部任少校科员兼任陆军讲武学校教育副官及军士队队长。1925年北伐开始,北伐军以讲武学校(后改黄埔分校)军士队毕业学员为骨干编成两个营,张克侠任一营营长。不久,冯玉祥将军领导的西北军响应北伐,张克侠回到了西北军。

  早在张克侠上军校的时候,他母亲不幸患病,双目失明,无人照料。在亲友的支持下,母亲为他定了亲,姑娘名叫李德璞,出身农村,朴实而刚毅直爽。他们于1918年结为伉俪。

  想不到这桩普通的婚姻,对张克侠的一生竟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不光是因为李德璞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默默地承担了张克侠行踪不定甚至生死不明而带来的种种艰难困苦,更主要的是她的姐姐李德全,于1924年1月与冯玉祥将军结了婚(冯的前妻刘德贞1923年因病去世)。这样,张克侠就成了冯玉祥的连襟。这为张克侠以后长期在西北军工作并接近共产党构成了一个很有利的条件。

  当然,张克侠在西北军步步高升,并非得益于“裙带风”。他从广州回来时,冯玉祥只封他一个学兵团团副。张克侠受过正规的高等军事教育,聪颖过人,善于参赞军机,运筹帷幄,富有教育训练经验,又能带兵打仗,在台儿庄血战中协助张自忠指挥五十九军重创号称“铁军”的日本板垣师团。从此声名鹊起,在西北军中被誉为“智囊”、“夫子”,享有很高的威信。美国名记者史沫特莱在华中抗日前线多次访问了张克侠。她在访问记中写道:

  张自忠将军的参谋长张克侠,是我在华中前线所结识的一位出类拔萃的人物。他是冯玉祥将军的连襟,曾在莫斯科研究过军事科学。在冬季攻势前,他曾担任了改革中第三十三集团军干部培训班的首脑。张克侠面庞清瘦。他穿着一身不大合体的、破旧的士兵制服,有时在他的司令部里,有时在我的住宿的地方,我们交谈着战争和前线的局势问题。有一次,我们坐在一棵树下聊天,距我们不远的地方,正遭受着日本飞机的空袭……

  现在,这位美国记者眼中的出类拔萃的抗日将领,正坐在柏寒面前。

  柏寒见他佩戴中将军衔,仪表堂堂,正襟危坐,一身威严英武气概,连忙向他行军礼。张克侠微微颔首,说:“是乜子嘉先生叫你来的吗?”

  柏寒连忙呈上乜庭宾的信,并说:“乜师长向张副总座致敬问候!”

  张克侠又点头,看完了乜的信,又问道:“还有一封信是谁的信呀?”

翻译:--
bd728
adfoot
AD